三年党,不只是长情,还有拖延症与反馈延迟。
有一定CP倾向,有一定攻受倾向,不会排斥大部分CP及攻受,但会闪避一部分CP和人物的故事。

SCP-2845"DEER"。

建议阅读原文,我画不出真正的DEER万分之一的美。

来一发随缘扫ME文整理

码,ME。

hogsmeade:

[一点废话
]

没什么洁癖 但是不喜欢看性转
下面有重复的就说明我看了忘记了然后又看了一遍哈哈哈
btw随缘搜索好难用 搜ME大概出来几百页我看了前面150页差不多 后面还没看 还会更新(大概)
有很多太太的文在lofter上看过就没再看一遍所以这上面就没有

[TSN] 【ME】family issue FB拟人一发完 37F更新续二

[TSN] 【TSN/ME】床头床尾(AU 先婚后爱 mpreg 12.30更新番外一)

[TSN] 【TSN/ME】谁说三观不同就不能谈恋爱?(正文番外已完结)

[TSN] 【ME】唯有死亡不可征服(半AU/NC17)5月19...

一个脑洞

一个恐怖故事脑洞:
欧美超英背景。
一个人形生物(或一群?一般只出现一个个体,外形是中等身高身材瘦削的亚洲人,面容普通,脸上还总做着伪装,甚至性别都是未知),代号“子牙”(取姜太公钓鱼之意),为阵营未知人士(或者根本不是人类,可能是有仇不得报者的怨气),会把自己伪装成各种比较容易被犯罪者盯上的类型,引其上钩。
当现场达到可以不计后果地自卫的条件时,会从对方嘴里,一击钉穿对方从上腭到头顶的部分,然后就着这个直钩(……),把对方挂在最近的一处高墙、房梁或者天花板之类的高处(有点SCP的感觉了……),导致不少经常犯罪但实际罪不至死的,或者有免死金牌(比如精神病之类的)的固定反派役死亡。后来形成了都市恐怖传...

萤草皮肤-家和如意。灵感来自荷包花。

参加了这次的百绘罗衣——我晓得萤草皮多,但我就是想画她嘛!

我姥姥终究还是没能过得了这个年。
很突然但也完全不意外,毕竟是二十年的各种衰竭了。但这是我真正第一次面对近亲的亡故——我姥爷去世的时候我才两岁多,他去世数天之后我才开始从我妈妈那里认知“死亡”这一概念;大爷爷去世的时候同理,我当时五岁,甚至没见过他;二爷爷去世前,我也只在十四岁见过他一次。
但是直到今天下午看见她前——直到我爸爸说她已经被送去殡仪馆前,我仍然还心存侥幸——“昨天不都已经出了ICU了嘛,这不过是每隔一段时间的例行住院而已”。
虽然这次住院没几天就进了ICU,并且她还在拒绝插管后很坦然又冷静地谈起了死亡:人老了,该死就死了,不要活受罪。
她从“不行了”到那21克离体而去也就几个小时,应该不...

2018生日快乐,艾斯

虽然被姨妈和加班任务搞得头晕脑胀,但是这个一年一次的事儿不能少呀。已经比你大四岁了呢,艾斯哥。


罪过罪过,居然落下了哥哥的雀斑XD

多年以前开始脑的一个fate脑洞。
原本是穿越乙女+耽美系嫖文,后已修改为剧情系爽文(……),不过题目还是《蓝瑟》。
男/女一、二、三表示剧情线上的重要度;男/女主是CP。
巨量姓名梗。
巨量雷。

以下是主角一家三口及其搭档组成的主角团队:

原男一,现女主:
第一世——蓝瑟(祈麟的妈妈);第二世——时臣(可能是最幸运也最倒霉的时臣(虽然身体性别男,但内核是女性。
青年丧偶,女儿还没成年,自己也走了;深爱着家人们,一直想与他们重聚。
比较甜,到死没发现丈夫不是普通人,也不知道女儿早就发现了这件事。

原男N,现男二:
第一世——祈礼(祈麟的爸爸,表面是普通人的国属特殊职业人员);第二世——英灵祈礼,以Assassin...

这边也放一下,希望卡二不要把“爱家人”的人设崩掉就好T▽T

【加勒比海盗】蔚蓝深海

ABO半AU,没写完,就只在在这里放片段,存个脑洞。

MPREG提及,舍弃……追求自由提及(我不想剧透,可又怕被雷点高的朋友打死),最后的最后要不要生我还没想好。

周五刚毕业,周一就上班,无缝衔接,累吐。

=============================

“你好,我是Azul,很高兴终于能与你相见。”

在又热又臭的破酒吧里,这副干净清凉的嗓音刹那间攉住了Jack的注意力。

来人看身量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材瘦削,有一张看不出人种的脸,蔚蓝的眼睛、干净顺直的黑马尾,简直与这个咸腥的海盗之港格格不入。他没有问Jack的名字,而那副熟稔的样子,仿佛他从一开始就知道Jack...

一个关于杰克船长的可怕联想

∵加5里的杰克船长看起来比6X年轻太多;
又,杰克船长得了梅毒起码二十年了,虽然脸上疮扩大了,但还能活蹦乱跳。
∴杰克船长的生理周期,即“他的时间”,很可能比常人慢数倍甚至数十倍。
∴杰克船长可能中了祝福,中了诅咒,甚至可能不是人类。

© 汐麟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