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党,不只是长情,还有拖延症与反馈延迟。
有一定CP倾向,有一定攻受倾向,不会排斥大部分CP及攻受,但会闪避一部分CP和人物的故事。

一个OC or OFC or 也可以代入文章条件下的随便谁&杰克船长的突发脑洞片段

不一定是CP向。
是CP向的情况下攻受也不一定。
或者针对对象不是杰克也无所谓,反正就是个加勒比梗。
不过梗中双方必然是非敌对关系。
如果想写写这个梗,就拿去写吧XD
————————————————
砰!
“【】!”(这里是OC/OFC/那位“随便谁”的名字)
Jack发誓他看到那一枪实打实地击中了【】。
回想起他俩相识后的一切,Jack恍然意识到,自从认识了他,【】这倒霉蛋就一直被他牵连着上刀山下火海,虽然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可是今天……看起来好运还是耗尽了。
Jack船长自认是个混球,但还是无法抑制地为ta而难过——毕竟ta还从未像他以往的“朋友”们那样利用过他。
这硕果仅存的好人,要跟他说永别了。

然而【】仅仅晃了晃身子。
ta的心口开了个洞,却没有一滴血溅出伤口,甚至并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所有人都像见鬼一样盯住ta,直到层云散尽,一道月光当头劈下。

ta暴露在月光下的身体瞬间腐烂,只留下根根挂着零星碎肉的白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顿时炸响,唯有Jack在悲哀地喃喃自语:
“阿兹特克金币……你应该在岸上继续做你的好人,而我当初就不该同意你跟着我。”

“我知道那是什么。我是自愿的。”ta将手中武器指向敌人,没有回头,Jack只能看到ta容华不复的侧脸:“我就是不想你再……可我若只是寻常的血肉之躯,便无法在这种生死关头保护你。”
“这片大海遍布诅咒,也遍布奇迹——阿兹特克金币的利处非常大,这点弊端是可以忍受的,所以它对我来说并不算是诅咒。
“——就像你。”

评论
热度(3)

© 汐麟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