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党,不只是长情,还有拖延症与反馈延迟。
有一定CP倾向,有一定攻受倾向,不会排斥大部分CP及攻受,但会闪避一部分CP和人物的故事。

[逆闪闪/博闪]亡灵行者

开头接第一季结尾。
晋江之外只能写3000字以下的短文,所以就片段灭啦。

忘了说,梗源主要自《明日边缘》和《环形使者》,大概还有《终结者》、《时间旅行者的妻子》什么的……

哨向!
MPREG!
脑洞深深深几许!
慎入!

数字编号和时态都是重要线索。

主逆闪博士/闪电侠,如果你看出别的CP来了……基本不用怀疑,我就是那个意思。

3、
这个雷雨之夜,Barry会在他的实验室里加班。
远处S.T.A.R. Lab冲天的火光,会映在他写满难以置信的脸上。
他会急急忙忙地想要做点补救,但是人怎么可能快过光?
除非他自己成为那道光。

4、
“好的,妈妈,等我做完这个实验就回去。”
Barry会放下手机,然后看一眼阴云密布的窗外,心里盘算着叫计程车的事。接下来,他的精神动物,北美红雀Baron会发出一声尖叫。
不等尖叫让Barry做出反应,一道闪电便会不可阻挡地劈入这个实验室。
各种药剂会混合着器皿碎片溅他一身,但他并不会因此感到疼痛,因为早在闪电劈下的瞬间,他就会被击晕。

之后他会从一个失去母亲的噩梦中摔醒,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躺在床的正下方。
之后他会明白自己是振动过快才穿过了床。
之后他会意识到自己成为了神速力最宠爱的人。

9、
Eddie自杀。
Ronnie尸骨无存。
“Harrison Wells”消失了。
Nora也没救回来。

在这个时间段,被撕裂的链接仍未结痂,Barry会忍住绝望的反胃感,重新披上猩红的战服,踏上奇点事件后每日的独行侠之路。
他的北美红雀Giles会在他身边扑棱着,发出焦虑的尖叫。

之后他会在寒冷队长面前突然陷入昏迷。
之后他,以及无比尴尬的Leonard和Mike,会被Cisco和Joe分头却同时在医院找到。寒冷队长的白鼬和热浪的野猪,会一直各自看天拒绝面对现实。
之后他会发现,在他的身体里,除了他自己那个疲惫不堪的“发动机”,还有两个小小的,跳动着的心脏。

“Don”和“Dawn”这两个名字会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但他会始终觉得这不是属于他们的名字。
最终,他总会叫他们“Elroy”和“Esther”。

10、
在Jesse Quick的帮助下,Barry又一次挫败了反派们的阴谋。
感谢Jesse,也感谢养了这个好孩子的Wells博士和Tess女士。

17、
一个凭空出现的少年抢走了Eddie手里指向自己心脏的枪,然后一枪托狠狠抽在Eobard的后脑勺上。
现场没人见过他,更没人认识他,然而他们又确实很熟悉他的脸。就算只露出了半张脸也能看出来,他长得可真像Barry。
一只蓝色的大鸟站在他肩头,友好地鸣叫。

他以“不能过度破坏时间线”为由拒绝了所有问题,帮忙关押好Eobard后,眨眼间又消失在奇点中。
连Barry都拦不住他——Barry当然拦不住他。
Thawne们存活,而时空裂隙却还是出现了——大概是因为Eddie再也不想要孩子;所以地球一仍然如同每一个循环的前半段,迎来了隔壁的访客们。
这次不一样的是,Eobard与Barry同在。
因而在迫不得已的时候,闪电侠小队能用逆闪电来代替死了就是一尸三命的Barry。
至于Eobard为什么会同意?Cisco问过,而他的回答很直白:“如果你未出世的孩子未来极有可能成为你的救命恩人,你会不拼了命保护他?”
他没有提到Barry,毕竟Barry那几天激素紊乱一直在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反派也是有小脾气的。

几个月后,Eobard以同样的理由跟Zoom打了个天翻地覆;同时作为骗子界顶尖高手,没过几天他就揭穿了Jay的伪装。
他把Zoom送到时间亡灵手上,把让他浑身不自在的Wells父女遣回老家。
他跟着Barry跑去星城,跟着Barry和孩子们跑去瞭望塔。
他尽己所能地推平这个十五年中所有挡了Allen们路的东西,然而无论他做了多少,他在三十年前划下的天堑一直存在于Barry心里,存在于他们两人之间。
Barry对Nora感到愧疚,对Henry感到愧疚,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对Eobard无法获得自己对等的回应而感到愧疚。
所以Eobard在Elroy和Esther合力制造出奇点的那一刻,竭尽全力冲向了三十年前。
他要去改变Barry充满焦虑和愧疚的三十年,改变自己浸透煎熬和懊悔的三十年。

但是,他老了。
那个Barry在他的协助下抓住了那个Eobard,然后杀了年轻的他,而他没能阻止。
“我受够了,”那个Barry说,就像遥远的记忆中一样冷酷,“这样一了百了。”

他意识到他不是他的Barry。
黑暗向他袭来,再也没有褪去。

18、
从小到大,Barry会偶尔断断续续地做一个梦,梦里有个黄衣人,有时会爱上他,有时会杀了他,而有时又会被他杀掉。

之后他会在现实中遇见那个人;然后他会确定,这至少不是爱上他的那个。
不过这一点都不重要,毕竟超级英雄很忙。

25、
每一次看到孩子们的脸都会让Barry心底抽痛。
事实上他们长得跟Barry像极了,除了一头黑发和极地冰峰般的蓝眼珠。
那双蓝眼睛曾是睿智的、温柔的,也曾是凶悍的、疯狂的;不变的只有那视线的焦点,一直是Barry,永远是Barry。

26、
Barry有时会考虑跟Iris要一个孩子。
但是,你知道,拯救世界永远都是一项极度危险又繁重的工作;更别说作为一个能穿越时空的人,需要时常面对一些同样能够“作弊”的家伙。
不过这些倒并不影响他想象他未来的孩子。他会告诉Iris:“我们未来的孩子,是男孩就叫Don,是女孩就叫Dawn。”

“Elroy”和“Esther”这两个名字,会因为带起他心底的抽痛而被否决。
他会认为这两个名字的主人应该有浅蓝色的眼睛,而他的绿眼睛和Iris的黑眼睛显然提供不了这种可能。

35、
三索锦蛇黑金两色的鳞片缓缓蹭过北美红雀猩红的羽毛,嘶嘶作响的蛇信轻扫鸟儿明亮湿润的眼睛。
Barry早已无法否认他怀念那种感觉,以及那个为他带来这一切的人。

36、
Iris并不是哨兵或者向导。
Barry并非对此感到不满,他只是……有时会感到他应该,或者说曾经有个向导。
他是他的灯塔,亦是他的塞壬。

43、
Esther被Barry抱在怀里,笑得像个天使。
Elroy被Jay轻轻摸了一下,旋即发出杀伤力堪比吹笛人的嚎哭。
来自地球二的Harry看着那两个婴儿和他们叽喳乱叫的精神动物,心情非常复杂。

Barry会察觉到Harry的凝望,扫过那副相似的皮囊和完全不同的灵魂,眼底微微刺痛。
而他别开脸的细微动作同样会刺痛Harry。

44、
正义联盟的事业,总能让“Don和Dawn”的计划一次又一次推迟。
Barry会为此感到一次又一次不明缘由的庆幸,然后投入下一轮更加雷厉风行的战斗中。

57、
Barry会抓住黄衣人。
没有人会想让他碰到双胞胎。

58、
因为孩子的事,Barry和Iris的关系会变得不太妙。
毕竟,“希望”这种东西,给予后再收回,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61、
偶尔,Barry会对那道闪电感到怨恨。
它为那么多人带来希望,却唯独给他带来那么多死亡与背叛。
但他又为成为闪电侠感到三生有幸。
就算他注定得不到希望,至少他还能帮助那些本会陷入绝望的人。

62、
一种莫名的空洞和缺失感会加入蚕食Barry内心的队伍——它的“战友”还有与日俱增的,关于英雄事业的压力。
反派总是那么多,却又总是缺了一个。

77、
Barry会不顾Harry的横眉冷对,执意回到过去。
他们都知道这不只是为了让Harrison EOBARD Wells解出那个能提升速度的公式。
Barry总会怀念那份被他教导的感觉,怀念与他同在的岁月。

他会庆幸自己没有直接去面对Dr.Wells,不然他没法解释自己为什么无法停止流泪。

“你应该把你的信息素伪装得更青涩些。”
Barry会在后颈的闷痛中醒来,看到Dr.Wells坐在旁边,脸上挂着危险的笑。
“我未跟我的Barry建立链接……还未。”
锦蛇会嘶鸣着,闪电般缠上红雀毛绒绒的小身躯。
“噢,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你看到我会走、会用神速力,都不会惊讶。”

“Eobard Thawne。”Barry会满怀着无法挽回的一切,一字一顿地念出这个名字。
Dr.Wells——Eobard会再次对他笑,带着愤恨与怀念。

“这是……?”在时间亡灵没有杀上门来,两人间也没有任何激烈往来的片刻安宁里,Eobard会翻动Barry的手机相册,两个黑发蓝眼睛的婴儿会引起他的注意,“……我留在这个时代了吗?”
“不,你离开了。”
Barry会咬着嘴唇,看着Dr.Wells出神的脸和摩挲屏幕的指尖,竭力不让自己再一次哭出来。

78、
这次,Barry追逐着Eobard来到2000年,在后者杀死Nora前,时间亡灵忽然追上并带走了他。
Barry会跳过一次刻骨铭心却又肝肠寸断的轮回,又一次重新开始父母俱全然后一路成长为闪电侠的人生。

85、
Elroy和Esther会渐渐长开。
五官舒展,四肢抽长,近乎完美的身体线条,昭示着他们非凡的潜力。他们14岁的时候,Hartley的声音便已经追不上他们了。

“总有一天,你们会跑得比光还快。”
Hartley会摸摸Elroy的头顶,那手感会熟悉到令他心悸,像极了那些属于十几年前的、令人心碎的回味。
他的乌鸫也会飞到少年的肩头,学着本体的样子拍拍他的脑袋。
这次,后者的白喉鹊鸦有气无力地哼唧一声,跳到乌鸫头上,用体重把它砸了下去。

“有什么用呢?”Elroy近乎悲悯地看看Hartley苍白的脸,又看看自己的腿,“就算是能跑得比时间还快,又能有什么用呢?”

86、
Eobard Thawne,这个疯狂的男人会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缠着Barry。从未来到过去,他的视线一直胶着于他。
不灭的执着与疯狂,原本应给Barry带来被狩猎的恐惧;然而事实上,这却会让他怀念到战栗不已。
自他们第一次见面起便是如此。

99、
Eobard Thawne第一次亲眼见到闪电侠,他铭刻于历史的,一生的死敌。
Barry Allen有一双明亮的绿眼睛,眼角的笑纹为这个娃娃脸的男人增添了几分岁月的醇香。
“我会与他为敌吗?”
Eobard会远远望着他,然后他的两个孩子会突然看向前者所在的方向。
Barry会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来。

眷念与憎恶,冲动与犹豫,极致的爱与恨,会在速跑者们无比漫长的一秒钟对视里无限延展。
他会叫他:“Eobard Thawne。”
一如年轻的Eobard与单亲父亲Barry每一次初见。

三索锦蛇会因汹涌的情感冲击而发出痛苦的嘶鸣。
火候未到的黄衣速跑者会被这个单向链接里的情感重创,带着终生的阴影落荒而逃,再不回到二十一世纪。
一切会又一次重写。

100、
年轻的鉴证官以及中城英雄闪电侠,Barry Allen,年纪轻轻,事业有成,父母双全,现在更是要与青梅竹马的恋人Iris喜结连理。

两个灰黑色的腐朽鬼影高悬于教堂之顶,挽着彼此。其中似乎是少年女性的那个,向下招了招手。
“第五十次结婚快乐……以及,期待在下一个轮回与你重逢,爸爸。”

End

喜欢非HE的朋友们就到这里吧。

()()1、
年轻的Eobard在神速力里狂奔,却总也摆脱不了那个面色苍白的金发男孩。
“为什么非要在‘相杀一辈子’和‘老死不相往来’里二选一?”
男孩笑得天真无邪,可他的游刃有余的脚步只能让Eobard无比恐惧。
“谁规定你们一定是死敌了?历史?你看起来是会把历史放在眼里的人?要不要试着陪他一起长大?把鲜活的自己刻进他余生的分分秒秒?让他看着你或者你看着他或者你们两个一起入土?后世提起他的时候永远会说‘闪电侠有一个最重要的人跟他一样厉害’而不是‘闪电侠有个死敌可那蠢货永远打不过闪电侠’?”
Eobard的双腿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选择,”男孩脸上的小雀斑随着他的笑容欢跳,“人生苦短,值得一试嘛!”
眼前一花,他已经被男孩一脚蹬了出去。
“祝你幸福哟!”

评论(2)
热度(25)

© 汐麟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