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党,不只是长情,还有拖延症与反馈延迟。
有一定CP倾向,有一定攻受倾向,不会排斥大部分CP及攻受,但会闪避一部分CP和人物的故事。

【艾路】有关我的兄弟和我的兄弟的事(2016.1.1 艾斯生贺)

路飞是艾斯变成我们所爱的艾斯而不是佐二渣的核心因素QAQ

顽艳:

【艾路】有关我的兄弟和我的兄弟的事


 


BY:泱


 


*二哥视角,二哥二嫂有,与原画剧情有出入


*艾斯,生日快乐。


 


 


 


『「巅峰决战」的报导出来了——!!!』


 


『“白胡子”大败的报导哦!!』


 


『死了的有……』


 


『「四皇」“白胡子”!!!还有…』


 


『“火拳艾斯”!!!』


 


 


——我要当海贼


——我要当海贼


——我要当上“大海贼”!!!


 


 


『据说…艾斯的身体被赤犬的岩浆之拳给打穿了!!』


 


 


——你们知道吗?


——只要喝了这杯酒咱们就是“兄弟”了


 


——无论与谁为敌我都不会逃跑!!!


——更不会被打败!!!


 


 


我正要揪住那个满脸雀斑的家伙松松垮垮的背心质问他怎么能够大言不惭地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眼睛却因为挣开的用力过猛骤然一痛。视网膜都要脱眶而出了。


克尔拉哭得一塌糊涂的脸就这么出现在我的面前,鼻涕拖的我实在不忍心继续看下去,忍不住拎起被子的一角帮她抹掉。


 


“呜呜……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萨波呜呜呜……”


 


哈库说我昏迷了三天,高烧不退。我这才意识到我浑身的骨头都从缝隙里透出一股奄奄一息的无力感。


克尔拉选择在这个时候一边因为哭泣打着嗝一边问我要退出革命军了吗。


 


不,当然不会。


“我不会退出革命军的,”我说,嗓子好像多说一句话就能摩擦起火了似的,“龙先生在吗,我想跟他谈谈。”


 


哈库起身去找龙先生。克尔拉此时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在床边坐了下来。我看着被子上褶皱的变化,大概也能猜到她即将要问的话。


 


“萨波……”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努力使声音显得平稳,尽管我知道在咽喉那一块儿好像装着一颗电动柠檬,让我说出的每一个字都颠簸不平并饱含着酸楚的刺痛,“艾斯……是我的兄弟,还有路飞,龙先生的儿子。”


克尔拉脸上的表情介于讶然与抱歉之间。我呼出一口气,“两个哥哥,一个弟弟。我和艾斯不知道谁更大一些,路飞是我们共同的弟弟。”


 


克尔拉脸上的歉意扩大了很多。她想制止我继续说下去,但我按下了她的手,表示我可以面对。


 


事实上我已经迟了太久去面对这一切。该做好准备了。


 


 


“小时候我和艾斯路飞三个人四处胡闹,一起接受卡普老头子的严格训练,一起约定将来当海贼的。”


 


“我们三个还碰杯为盟结为兄弟。这一开始是艾斯的主意,认为这样我们之间就会有无法割舍的羁绊。这个家伙小的时候其实相当别扭,心里明明渴望着和人建立起某种亲密无间的联系,渴望着被需要、被依赖,却完全不愿意将这样的心情表现出来。老实说他能拿酒来提出碰杯结为兄弟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我真的非常非常高兴,不管怎么说,这是这家伙做出的改变,而我们也都确实想要成为兄弟。”


 


“后来我想了想,觉得果然还是路飞带给他的改变。我认识艾斯要比路飞认识的更早,但那时我们的关系止步于志同道合的同伴。路飞是真正让艾斯做出改变的那个人,他需要艾斯正如艾斯一直以来所期望的。我没法形容路飞为了使艾斯接纳他做过多少努力,克尔拉,你想象不到一个人可以为了另一个人坚持到那种地步。但他确实成功了,我一直认为路飞是那种认定了就一定会成功的人,包括他想要成为海贼王也一样。”


 


“虽然罗杰给了艾斯生命,但我想真正让他意识到‘活着’的意义的人是路飞。路飞是这个世界强加给艾斯那么多的敌意里唯一的一丁点儿善意,但这已经足够他活下来了。起码不再是靠着对这个世界的恨意在支撑着。”


 


“应该是一种爱。我不否认我爱路飞,出于一个兄长对自己的弟弟天性般的爱。但艾斯与我应该不一样,或者说不只是这样。艾斯第一次亲吻路飞是在一个深夜,路飞熟睡中把毯子全都踢了下去,我迷迷糊糊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时,艾斯已经起身把它们重新盖了回去,然后睡意朦胧地在路飞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可能象征着某种安抚,是艾斯与生俱来的流淌在血液里的最温柔的部分。”


 


“或许那也并不是第一次,但我知道在那以后的每一个夜晚都有一个亲吻发生在我的一个兄弟和我的另一个兄弟之间。我作为他们共同的兄弟乐于去为他们见证这样一个秘密,因为我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包括他们自己都更希望他们能够幸福。”


 


“直到我发生意外的那一刻,我掉进海里意识逐渐模糊不清,我想到我的这两个兄弟听到我的死讯后一定悲痛万分,我非常难过,但也有一丝庆幸。我想如果此刻要死去的人不是我而是艾斯的话,那么路飞失去的将要远远多于一个哥哥。我知道哪怕没有我艾斯也一样可以好好照顾路飞,而路飞虽然少了一位兄长,但他还有另外的东西……”


 


“……但是,路飞最后还是失去了更多的东西,多于失去一个哥哥……艾斯…艾斯他还是死了……”


 


 


…… ……


 


 


我发现我的脸上已经湿透的时候,我已经被克尔拉环抱在胸前。我以为在我恢复记忆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已经全部干涸了,但是此时此刻它们还是无穷无尽地涌了出来。我努力将眼睛睁大再睁大,可是仍然什么也无法看清;我听到我的喉咙里发出我无法控制的呜咽声,和克尔拉将下巴抵在我的头顶发出的轻柔的声音,“萨波,萨波……”


 


我抬起手臂紧紧地抱住这个女孩子,在她的怀抱中放声痛哭。


 


 


 


我不能让路飞失去更多了。


在这一次之后,我要重新上路。


 


 


END


 


 


【Free Talk:


 


艾斯,生日快乐。


 


我希望未来的每一个新年都能够对你说一声生日快乐。念着你的名字走入每一个新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让人勇气倍增,无论如何都能够对未来满怀期待。


我会爱你很多年。


 


人生在世不过短短数十载,短的根本来不及陨落一个太阳。


我来不及淡忘你。


 


你的出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事情。


我喜欢你。


 


エース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评论(1)
热度(59)

© 汐麟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